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步的散漫人生

COSPLAY,娃,F1,宝冢……不喜欢的可以离开了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此人脑残,懒惰,不修边幅,神经病潜伏期……不是同类的勿扰………… 区区那种庸脂俗粉,也敢与我的美貌相提并论(八重语,说的太好了,我也这么认为的……) 人难道活着就是受折磨的……望天,此人所有COS图均此地更新,懒人……很少去别的地方晃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长安幻夜》剧本  

2007-08-03 11:46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昨天是看着4点种的时钟睡去的,翻来覆去的想社团的一切,所有我能考虑到的范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农农的剧本我已经找了配音的人了……17号可以拿到声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我还没把剧本完全变成电子版……所以大家就先看看这些,提点意见吧……

 

 

 

 

长安幻夜

屏幕1

     长安大道连狭斜,青牛白马七香车。

     玉辇纵横过主苇,金鞭络绎何侯家。

     龙衔宝盖承潮日,凤吐流苏带晚霞。

     百丈游丝争绕树,一群娇鸟共鸣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长安古意》卢照临

屏幕2[北京图为纱帘飘动花瓣随风飘落的汉风门廊,廊外是一池莲花]

    如果没走进那个绿眼睛家伙的小店,日子会过的有所不同吗?这是我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……

至少会……寂寞吧……

这也是最早浮现在我脑海的答案……寂寞

第一幕:

场景:[李琅琊,双手放在脑后,躺在回廊上,皇甫端华在一边喝酸梅汤]

蝉鸣~~~`

端华:[稍微有点气愤]你到底……有没有听我说话啊!?

琅琊:[睡意正浓,无精打采][依然躺在回廊上]

端华:你不会是睁着眼睛睡觉吧?抛下落魄中的朋友,会遭天堑的!..怎么不说话?

琅琊:[懒散]……呃……你刚才说,西市的什么[]来着?

端华:果然,是“玉京春”!那位当垆的胡姬!汉名叫“燕燕”,多好听的名字~[一脸好色的痴呆样]我原本以为她只对我有心,才看着我那样笑的……后来才发现,只要不赊酒钱,她对每个去喝酒的都是一样笑!跟你说啊琅琊,千万别去招惹这些波斯小娘子!你掏心掏肝的,都不知道她能不能听懂你的话,就是闪着一双蓝眼睛笑啊笑的……[说教样]

琅琊:[挑衅]我说,端华啊……你好歹上个月刚当上左金吾卫的中郎将!像你这样写着“生色犬马”的一张脸去守卫皇宫真的没问题吗?不知为什么看着你就情不自禁有点忧国忧民呢……

端华:[威胁]其实我也不只一次想向薛王殿下举发你了……老头子知不知道,他那饱读诗书的九世子是这么一个阴沉不良嘴巴又坏的家伙?

琅琊:[怒]彼此彼此

端华:[得了便宜还卖乖]客气客气

琅琊:[继续挑衅]大唐的未来要是靠你这种人就完蛋拉!

屏幕3:[背景:祥云缭绕的华丽宫殿:字幕①—④旁白

    在后世的许多传说里,长安是一座云气升腾,光芒闪耀的城池。

    它的恢弘壮丽,它的灿烂的正午,暗艳的子夜,休憩在其中的贵族,侠客与精灵,都在饱含倾慕的讲述中变成了神话。

    每一条街道,每一所房屋,每一个隐秘的转角,都是这神话的注解,一同被编织进了梦一般的时光。

    像遥远西域望眼欲穿的华丽丝绸,每一条经纬间都带着不能言传的魔力。

[旁白结束后,背景变换成长安城古老又热闹的街道]

第二幕:

场景:[端华和琅琊来到“玉京春”门前]

背景音乐:[胡乐或西域风格浓厚的民乐]

端华:[脚步声!]琅琊,就是这里了!“玉京春”[说完大摇大摆走进店家,仿佛自己家一样]

琅琊:[汗]你是哪里来的这种主人翁一般的自信啊……[跟着踏进店门,惊于眼前华丽的胡姬与歌舞]{配乐和古代舞姬跳舞是相似}

端华:[得意状]怎么样?

琅琊: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嘛,至少还有看美女的好眼光[打趣状][此时燕燕正在与人耳语谈笑][从后面上来一位年轻的胡人男子,状甚亲昵地搂住燕燕的肩]

胡人男子:(色眯眯)今天燕燕姑娘可真漂亮!

端华:[在琅琊还在呆看的时候,就冲上去大喝:“放手”并打了人家一拳!还自认潇洒的挡在燕燕身前。

燕燕:尖叫声!(饶过端华扶起男子)你没事吧~!?

琅琊:(带点疑问)她的表情……好像……不是感谢哦……

此时胡人男子站起,并大叫:“打这两个调戏民女的小白脸!!”]

端华&琅琊:[大叫逃跑]哇啊!哇啊啊……!啊啊……!

琅琊:[边跑边暴走]我们到底做了什么惹翻他们啊!?[后面有人追赶]脚步声!

琅琊:更重要的……我明明什么都没做,为什么要一起被追杀啊??啊!端华真卑鄙居然自己先落跑——[“啪!”绊倒竹竿的声音]哇啊——

[琅琊绊倒时,好像有雪花般的粉末飘扬而起,带着淡淡麦香] (陪上那种仙女下凡时的音乐)

[琅心理:“绿色的眼睛?]

安碧城:我只是来赶这本酉时的第一炉饼的,只是没想到……有人比我更急。

琅琊:[起身,呆]第……第一炉饼?……我不是来吃饼的……抱歉……弄坏的东西,我会照价赔偿的。

安碧城:是吗?那就不可原谅了—延寿曹家可是几十年的老店了,店主回来看见心爱的家当祖传簸箕遭此毒手,可能会跟你这凶手打官司哦~

琅琊:[先惊讶!后无视!]啊?~~~~对了,[拍打身上的面粉]说起来端华跑到哪里去了?怎么好象喊叫声已经隔了两条街?

安碧城:[微笑]你的朋友可能已经跑进醒泉坊去了,他们看样子是追不上他了~,那么你呢?[回身冲琅琊阴笑]打算站在这儿等着他们回来跟你理论?还是想和老店主去见官?

琅琊:[迟疑~拍马屁!]……你一定有更好的建议吧?

安碧城:你可以去我的店里避一避,就在前边不远——

第三幕:

屏幕4:精致电压的圆子和回廊,同样有一池荷花

安碧城: (谦虚)小地方……比不上中原人会侍弄园林。

琅琊:[陶醉]不,这里很美……我家里的庭院虽然大得多,不过总是一尘不染中规中矩。这里比起我家……要风雅得多了。

琅琊:[看着安碧城]还没有谢谢阁下的帮忙呢,请教尊姓大名?

安碧城:——安碧城

琅琊:是“看朱成碧”的“碧成”吗?

安碧城:呵呵……没有那么深的意思。只是因为,我的家乡……是一个盛产碧色美玉的城池而已——[转移话题]来看看这就是我的小店——(脚步)

琅琊:想不到穿过庭院,还有个临街的房间啊![羡慕]

安碧城:我该如何称呼你呢?这位客人?

琅琊:……李琅琊……

安碧城:李公子,这是我的珠宝古玩店,没什么太珍贵的宝贝。不过呢……也许会凑巧碰上客人最想要的东西——不想看一看吗?

安碧城:这是萨珊波斯传过来的银器,你看它外避分成了九瓣莲花,这种纹样在中原很少见的。

琅琊:好,这个我也要了~明天我差人把钱送到这里?抱歉,没带那么多钱。

安碧城:[微笑]好说,有劳了。

琅琊:不知不觉买了这么多东西,也该回家了。[停顿了一下,被一个小箱子里的东西吸引住了,拿起来端详]这是什么?(脚步)这是……一条龙?奇怪的深绿色!刚刚迎着光一照,好象掠过了水波的投影,竟有一瞬间游动起来的错觉……是个玉佩呢……

安碧城:[略有所思]的确是玉佩,但这个样式……倒像是商代贵族祈雨的神器……不过大小差得太远了,而且,仿制的手法也太粗糙了,是不是?

琅琊:[汗!难以置信]……你是在说自己店里的东西哎,这样实话实说真的没问题吗?

安碧城:[小猫状]抱歉——

第四幕:

场景:[薛王府]

端华:所以你就被他的诚意打动拉?把这个……[不知该怎么说好]这个小泥鳅带回家拉?

琅琊:雕工精细的玉器,我见得多了,你不觉得这个小玩意样子笨得有趣吗?

端华:哦?

琅琊:倒是端华你啊,这副神清气爽的样子真叫人生气呢!

端华:[一脸兴奋,滔滔不绝]我被他们追了两条街——你猜是怎么回事?那个领头的胡人小子,是燕燕的未婚夫![琅琊一脸郁闷]我们都当对方是色鬼恶少,这通好打……也就是这一会工夫,你就被框进黑店了。好叫我这做朋友的放心不下啊——[还在把玩佩玉,但手一滑,没接住,玉佩掉进了荷花池中](音效)琅琊:啊——!

端华:[一脸无所谓,快步逃跑]明天赔你几块好玉佩给你,我去皇城值宿了……(声音渐远)

琅琊:这家伙![怒!]     哎——不过只是个没来历,没年头的小东西罢了……或者,明天叫人打捞一下……

第四幕:

场景:荷花池府

音效:水敌和流水的声音

琅琊:[疑惑]……这是……什么地方?什么地方?水……?难道我是在水底?水波在震动……就像拼命想要传达着什么……[水底有东西在动的样子]是什么?在深不见底的水中……是什么!?水底那只深不可测的立瞳之中,让人莫名悲伤的表情,是什么呢……[内心]

第五幕:

场景:烟雨笼罩的薛王府

屏幕5:下着细雨的薛王府。背景音乐:细雨声。

琅琊:[内心] 已经是早晨了吗?可天色怎么还是这样暗?下雨了?

(侍女的切切私语声)

琅琊:你们在吵什么呢?

侍女:(惊讶)呀,九世子(请安)……九世子,是这雨,有古怪啊……从昨天半夜里,就断断续续下起雨了,到了今天早上才发现,敢情全长安都是大晴天。这场雨,只下在咱们薛王府里——连皇上都惊动了,派了黄门官来看呢![看吧看吧,连殿下也被吓到了,脸色变了耶][两个侍女窃窃私语]

琅琊:[自言自语]幻术也好,吉凶之兆也好,难道我们家犯了水厄吗?

贺总管:[大喝]小鸳!怎么这样没规矩?不知道给殿下撑把伞吗?[小鸳急忙跑来给琅琊撑伞]

琅琊:没关系,没有淋到呢,小鸳。[微笑,接过伞,转向贺总管]贺总管,有什么事吗?

贺总管:九殿下,刚刚门上通传,有一位胡人少年求见殿下。说是提起“小精阁主人”,殿下就明白了。现在正在门外停着宫里的车仗,不甚方便。要引他从角门进来吗?

琅琊:[惊!][内心]惨,惨了!说好今天派人去店里送钱的,居然忘得一干二净!

第六幕:

场景:薛王府内,荷花池边的回廊上。

屏幕6:正在下雨的荷花池景色。背景音乐:细雨声

安碧城:[微笑着撑伞现身]这场雨,从外面看美极了……薛王府好像被罩在银丝镶金的鸟笼里~

琅琊:哈哈~到底是珠宝商人,好珠光宝气的比喻啊!

安碧城:[狐狸微笑状]殿下过奖了……其实……是昨晚抚松的那枚玉佩,似乎出了一点差错。

琅琊:[不知所措]……那个……昨天不小心掉进池塘里了……

安碧城:什么?[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,默不作声地转身观雨]

琅琊:[旁白][生气了?对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]你要去哪儿?

安碧城:……这池水……是不是太静了?

琅琊:……啊?[内心]池水的颜色何时变得这样深?就像是凝固成了浑然一体的滑腻古玉,连雨水打在上面也不曾泛起涟漪。[惊!水面上没有我们的倒影!?]这些……与那只玉龙有关吗?是它变成了精怪?那么……把它带给我的你有是何方神圣呢?

安碧城:[]我可看不出来你是真的紧张^呢殿下~不如干脆昏倒一下给我看吧?

琅琊:[似笑非笑]你一大早赶过来总不是为了欣赏我昏倒的样子嘛……

安碧城:[诡异的笑]呵呵……呵呵……我可不是什么“神圣”,只是尽生意本分善后罢了。我是个珠宝商人[严肃]所擅长的,也只有珠宝相关的事情啊——

琅琊:[惊,疑惑]你拿的这个是玉蟠龙?……和我的那只小玉龙,好像是同样的材质啊!该不会,就是昨晚你说的那个商代的神器……

安碧城:[神秘状]嘘……从现在起,只当是一场幻戏好了——[吟唱]……今日雨,其自西来雨,其自东来雨,其自北来雨,其自南来雨……[手托玉蟠龙]

琅琊:[吃惊]喂,你这是……[是驱邪艾草结成的人形!?难道你是想……[作吃惊状]

 (内心)这是……什么地方?我在不断下坠,坠下无尽的虚空……[背景变水底,灯光打出水纹的样子]清凉微腥的水草气息……又回到水底了吗?[]是什么东西在发光……鱼鳞?这是……是龙![惊吓,龙袭来]要被吃掉了!![又出现一条小龙保护琅琊,与巨龙缠斗](两只龙撕咬的声音)(PS:貌似配乐有点难度)又是一条龙?它在保护着我吗?[伸手触摸小龙]全身碧绿的小龙,好像在哪里见过?[迟疑]……你是,昨晚在我梦中出现的……[巨龙又冲过来,小龙上前保护琅琊]那条巨龙冲过来了啊!你不是它的对手!不要管我!自己快逃啊!来不及了吗!?[背景出现人形火球]人性火球落进了水里?[火球冲向巨龙,爆炸]好大的冲击!那条小龙要被乱流卷走了![伸手欲抓住小龙]等等……[大喊!手抓空了!!

场景转换  到小时候

少年说:“快看,像你吗?像吗?

背景再次变回荷花池边,但雨渐渐停了

琅琊[内心][水中残留的影响散尽时,我……清楚地看到了那条小龙的真正面目……]水底的龙,我记得它……记得它的名字和样子……它……从一开始,就不是龙……[它是一条没有长大的鳄鱼,对吗?

安碧城:……[看着池水]因为上古的人本来就不擅长分辨吧,鳄鱼,水蚺之类的水族。它们在后世的想像中……都被附会成了龙也说不定呢。“是日并出,然杀女丑”——《山海经》中写过,商代的求雨祭奠,要焚烧主祭师的躯体来供奉。哪怕是艾草作成的替代品也好,不这样做,就不能安抚布雨的龙神啊……你还真是招来了不得了的家伙啊……

琅琊:……[内心]艾草结成的小人不见了?[恍然大悟]啊!我明白了,在水中攻击我的那条巨龙,就是这个用来祈雨的蟠龙神器!然后小龙瑟瑟才来保护我,最后冲进水中救了我们的火球,就是你之前放在玉蟠龙口中的艾草替身![洋洋自得状]

安碧城:呜……我干嘛要大费周章的救这个木瓜脑袋……

琅琊:[内心]要不是替身及时赶到,那我们——[感到后怕~]如果那只玉蟠龙才是真正的祈雨神器,[疑惑]那么……我的小鳄鱼呢?它为什么要保护我?我为什么记得它的名字?

安碧城:[无奈]抱歉,这也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事啊……虽然两条玉龙的雕刻技巧天差地别,但他们确实是出自同一块玉料呢,所以小玉龙也会有一点点致雨的能力,也许,不是它变成了精怪,而是有人把它的生灵封印在了玉像里——[感叹]玉这种东西啊,是会保存契约和记忆的石头。只是当时制造玉龙的匠人,才可能赋予它灵性,还有名字。可能听起来有点荒谬……两千年前制造出它的匠人,是殿下的前世也说不定哦……它是因为你的想像,才幻化成龙的样子吧……

琅琊:[感叹]其实它真正的样子要可爱的多啊……——[瑟瑟]——美丽的青绿色,真是很合适的名字。

小鸳:大家快看,雨停了!这一定是了不起的祥瑞,应该给皇上报喜去!

安碧城:天晴了——听说鳄鱼这种族群,是不会发出声音的。但是会控制水波的振动向同类发出消息。这一场雨,一定是它用尽了所有力气,拼命想要说出来……想要让你知道的思念啊……

琅琊:[微笑]其实,它在水底保护我的时候,我最先想到的是“龙女报恩”之类的故事……很俗气的幻想吧?

安碧城:咦?我没有告诉你吗?它确实是鳄鱼中的女*孩*子*啊!从今以后,殿下要加倍,加倍地温柔对待“她”哦——

 

屏幕:晴朗的天空

字幕:两千三十一年之前,商朝都城——

背景:一个少年正在雕一块玉佩

少年:嘿嘿~完成了,完成了~瑟瑟!瑟瑟!?[跑向池塘]你看!这是从昆仑山仙人住的地方运来的玉石呢!阿爹要把它刻成求雨的神龙,武丁大王会来亲自用它来祭祀啊!很了不起吧?[炫耀]我用剩下的边角料给你刻了一个像,喜不喜欢?快看——像不像你?

旁白:一个少年正拿着自己雕刻的玉配对池塘里的小鳄鱼说话!

[小鳄鱼小高兴状]——(音效)

少年:真是个小笨蛋,只知道吃鱼,也听不懂我说话……我啊,总有一天要成为像阿爹一样伟大的玉匠,做出最棒的神器!那时候,你也会长大了吧——可不要不记得我哦~

小鳄鱼:是的,和你约定了……不会忘记你哦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              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